恶欲之源 第二十二章 捉人深处强姦

    时间:2018-05-08 来了日本已差不多一个月,我开始越来越挂念家中那两头母狗,幸好仍有不少年青貌美的美人儿在我身边服待我,才不致令我的性慾充斥崩溃出来。我坐在厅中心的太师椅上,一左一右地享受着齐人之福,上原多香子的口技已有了长足的进步,只见她现在就正好忙着将我的阴茎深吸入嘴内,再用她那湿润软滑的小舌舔抹着龟头上的液体。
      可惜小宣的技巧比起她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小宣一早已经跪坐在我的两腿之间,以唇舌服待着多香子一直遗漏的炮身与卵袋,再加上她那淫秽的表情,不断磨擦着我大腿的肉乳,试问有那一个男人遇上她会不举枪致敬?
      我虽然是男人中的男人,但仍只不过硬撑多半个小时,火热的手枪已失控走火,将白浊的子弹全打在多香子的喉间。多香子慢慢地退出嘴内的肉棒,紧含着满嘴的精浆,打算细心品嚐唇内的精华,不过小宣却不由得她独吞奶白的补品,一下子已吻落在多香子的唇上,努力吸啜着内里的精液。
      看着两女争宠似的狂吸着精液,我的心底里却生出了空虚的感觉。虽然两女听教听话,但我却发觉到我最爱的始终是强姦的快感,尤其是将那些仍是处女身的美媚明星按在地上狠狠开发,才能够展示出我身为男人的雄风。
      一旁的小宣满足地吞下最后一滴精液,已化身为一只媚眼如丝的小猫咪,依偎在我的身边道︰「主人是不是又想出去找个美人儿来插?奴婢有好的介绍。」
      我不禁为小宣的善解人意而咋舌,接着问道︰「是什么好介绍?快说出来让我听听。」
      小宣点点头道︰「我知道主人近来喜欢插那些有个性的美人儿,最好还要是处女的,所以特别为主人介绍这一位。」
      可恶的小宣竟摸清我的脾性,我不耐烦地拍了她的香臀一下,道︰「快说!别卖关子。」
      虽然小宣雪雪呼痛,但媚眼里已闪出喜悦的光彩,接着道︰「那女的叫仲根霞,主人听过了没有?」
      我摇摇头示意不认识,小宣已接着道︰「不过恐怕全东京的男人都以拯救这名误入崎途的少女为己任。」
      我奇道︰「误入崎途?」
      小宣点头道︰「不错,这亦是她为何仍是处女的原因。」
      我感到难以置信︰「你不是要告诉我,这美人儿竟是同性恋者吧?!」
      小宣点点头︰「主人真聪明,一猜就猜中了,听闻她由读书时期开始已不喜欢男人的了,我想若主人你能狠狠的征服她,改正她那同性恋的恶习,相信一定能得到很大的满足感。」
      我不禁听得心思思起来,尤其是小宣找来了那仲根霞的照片,确实是一位清丽脱俗的美人儿,老实说这种美人儿当同性恋实在太可惜了,她应该当我的玩物才对。
      正当我想着想着,多香子已取来另一本杂誌道︰「主人,你看看这个美人儿还可以吗?」我抬头看着眼前的杂誌,全彩的内文上是一幅幅少女手持竹刀挥舞练习的照片,充份展示出另一种女性的美态。多香子接着解说︰「她叫安籐希,就是早前那套《妖怪传》的女主角,听闻自从她拍完了《妖怪传》之后便爱上了剑道这玩意,我相信这样有个性的美女主人一定更喜欢。」
      两女争宠似的推荐着自己所选的角色,可难为了我这评判,最后我决定先去找安籐希的麻烦,因为仲根霞是女同性恋者,相信处女不会轻易失去吧;而安籐希那方面我却不敢保证,只好尽早品嚐。
      安籐希的住所位于东京偏僻的近郊,环境清优,实在是一个渡假的好地方。两层高的平房邻接着一大片的竹林,据多香子说,安籐希平日就最喜欢倣傚那些日本剑客在竹林之中练剑。重重竹叶将林内的环境包围起来,确实是一个活动的好地方,这令我不期然想起中学时读过的那篇竹林深处人家,待会我定要将安籐希来一个捉人深处强姦,享受一下田园风味才可。
      我花了半小时搜遍屋内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始终找不到安籐希的芳蹤,但是从种种迹象显示,安籐希明显不会走远,既然不在屋内,无奈下我只有先到竹林走走。竹林的小径倦曲而漫长,我足足花了五分钟才步入林中,一层接一层的竹支形成了厚实的墙壁,造就出一个与世隔绝的绝妙环境。才走至半路我却发现到另一种声音,于是慌忙躲在一旁察看。
      是安籐希!只见我此行的目标正穿起了整齐的道服,在竹林之中努力地挥舞着木刀,一点也没察觉到陌生人的迫近。长长的秀髮工整地绑在脑后扎成马尾,令主人的脸更显秀丽,安籐希的俏脸上带有运动后的晕红,同时布满了少女的汗珠,但却偏偏生出了强大的吸引力。我急不及待的架起了摄录机,淫笑着走到我的猎物前。安籐希由休息中惊醒过来,一手已抓起身旁的木刀,冷冷打量着眼前的陌生人。
      「小女孩的剑术,练来有什么用处?」我无视安籐希的木刀,一步一步往前迫近。
      一瞬间安籐希已清楚到来者不善这个道理,木刀摆出了正眼的姿势摇指着我问︰「你想干什么?」
      我细心打量着眼前的美人儿,笑笑道︰「我只不过想将我的肉剑放入你的肉鞘内,让你舒服舒服。」
      我无礼的态度明显把安籐希惹怒了,只见小美人狠狠骂了声「淫贼」,木刀已当头直劈而下,我当然不会差劲得被她打中,身影就在招与招之间穿来插去,间中抽抽水揉搓着安籐希的娇躯,直弄得安籐希又羞又急。
      木刀随着羞怒越舞越急,但相对地破绽亦越来越多,我乘着安籐希的一个疏忽,卖个假身,双手二龙争珠,已紧紧抓着安籐希的一双妙乳,再顺势撕下她胸前的道袍。布帛撕裂声响起,安籐希慌忙抛下手中的木刀,阻挡着外洩的春光,并且转身想逃。
      「现在才逃就已经太迟了。」我当然不会任由到口的肥羊溜掉,一下子已将安籐希推倒在柔软的草地上,顺势挤压着少女动人的娇躯。安籐希也顾不得春光外洩,慌忙扭动着手脚挣扎,但是相比起来她的力气恐怕还不到我的一成,才转瞬间已安籐希的双手已被我紧紧抓着,以手扣反剪背后紧锁起来。
      从男人色慾的眼光,安籐希已明白到接着将会发生的恶梦,但是身体被男人死命的紧压着,只能紧合双眼,默默忍受着男人的狎玩,但是泪已无声无息的流出,划满少女的面颊。
      谁说泪水是女人最大的武器?安籐希的泪彻底勾起了我潜藏的慾望,我一下子扑到少女的娇躯上,二话不说已开始撕着安籐希身上的道袍,我吻上了她仍满布泪水的面颊,手已同时穿越贴身的道袍,滑入了安籐希的乳罩之内,揉弄着内里满手的温香的乳肉。安籐希痛苦地不断左右扭转娇躯,但是在我身体的巧妙控制下,竟变成安籐希自己以青春的肉体不断挑起我的情慾。
      我的十指大军不断沿着纤细的乳峰爬上,最后找着了已经半硬突的尖端,我再也抵受不住安籐希所散发出的诱人吸引力,一把扯去她身上早已衣衫不整的道袍,展露出少女半裸的身躯。拥有完美形状的椒乳才刚暴露在空气之中,已因羞耻而硬涨起来,我紧紧抓着那细嫩的乳肉,已急不及待的又吻又咬,同时不停吸啜着嫩红的细小乳头。
      我巧妙地将安籐希反转了身,已同时顺势拉下她的长裤及内裤,暴露出少女最隐密的私处。我以一手紧按着安籐希扭动中的娇躯,空余的一只手已尽情地玩弄着少女暴露的肉缝,手指不断磨擦着那紧密的大小阴唇,同时深深刺激着深藏在肉缝之内的敏感珍珠。
      安籐希的挣扎反抗虽然从未停止,但少女的身体却无视主人的意愿生出了老实的反应。安籐希的阴户在我出神入化的抚弄之下已慢慢渗出了一丝丝甜美的蜜汁,我以舌尖轻轻舔弄,体味着处女的芳香,粗糙的舌面磨擦着安籐希柔软的阴户,每一下的扫抹也为安籐希带来触电般的冲击,尤其每当舌尖扫及已变得灼热的珍珠,也会无情地引发出少女的娇吟。
      我解去裤上的皮带,让长裤滑落在地面上,早已準备妥当的九寸长凶器已抬首挺胸,为準备替下一个处女开苞而尽情充血着。不过安籐希仍不甘愿地扭动着腰肢,不愿就此失去宝贵的贞操,我将硬直的肉剑紧抵在少女的肉盾上,让安籐希的扭动变成男女双方性器的紧密磨擦。
      挣扎不断消耗着安籐希的体力,而从少女充份的分泌令我知道,姦淫的时刻终于到了。「刚才试了你的剑术,现在轮到我好好品嚐你的床上功夫了。」随即已将安籐希的双腿撑开成最大角度,阴茎以剑道中的正眼姿势,逐少逐少地进入安籐希的体内。
      火热的龟头一瞬间刺穿了柔软的女膜,令安籐希发出了凄厉的哭叫声,破瓜的鲜血亦随着肉棒的细微动作,由我俩的接合处流出体外,洩红了青绿的草地。
      长剑直插入紧窄的阴道尽头,火热的前端不断磨擦着少女幼嫩的子宫。安籐希的阴道是属于那种不需刻意夹紧、但紧窄程度已足以夹得内里肉棒生痛的绝妙极品,我一边享受着内里阴肉的套弄,一方面以粗暴的动作开发着少女的禁地。
      在一开始的时刻,撕裂的痛楚确实令安籐希难过的哭叫着,但是渐渐地,肉体的快感已除替了阴道的撕裂感,充斥着少女的身心,安籐希由最初的哭闹渐变为动情的喘息,最后演变成激烈抽插中的动情呻吟。在最初的一瞬间安籐希仍明白自己被强姦的事实,努力地咬着下唇抗衡着体内的快感,但少女的第一次高潮粉碎了安籐希最后的意志,随着灼热卵精的射出,安籐希已忘我地发出着响亮的呻吟浪叫,回应着我一波接一波的抽插。
      灼热的卵精雨点般洒落在我的龟头上,而安籐希的膣内则死命地收缩着,夹紧深侵入体内的男性阴茎,强烈的挤压令我几乎以为自己的爱根会因此扯脱,只见安籐希的阴道紧紧咬着我的阴茎,穴心一边分泌出又多又浓的爱液,而一边旋转吸啜着的子宫小嘴已慢慢张开,吞下我那硬涨不憾的火热龟头。
      安籐希身体所作出的高潮反应令我明白到自己遇上了女性万中无一的名器,老实说虽然我奸女无数,但身边的女人亦没有一个拥有如此特异的体质,如此难得的极品只干一次便白白放过确实真有点儿可惜,于是我静待安籐希的高潮稍为平息,火热的肉棒已从安籐希仍紧窄的嫩穴内慢慢退出。
      由于我的慾望未曾发洩,所以肉棒当然仍硬涨不憾,不过阴茎的表面却早已湿淋淋的布满各式各样的液体,其中有少许确实是属于我兴奋时龟头所生出的润滑液,不过大部份的液体却是安籐希的甜美蜜液,又或是那细细的卵精,与及少女破瓜时的落红。我紧紧抓着安籐希的秀髮,将湿淋淋的炮身磨擦着安籐希因猛烈性交而变得红润的脸颊,将所有的液体全抹在少女动人的脸上。
      我珍而重之地取出了灰狼所调製的药膏,由于上次在多香子与小宣的身上用了不少,所以我的手头上亦只剩下少许的份量,只足够我再找多两、三个猎物。我记得提醒自己回香港时必须命灰狼满满的补充一大樽,才将那乳霜般的药物涂在我的巨炮之上。由于强力的高潮余韵,安籐希仍陷入半失神的状态,默默地看着我涂抹药物,而我则一边工作一边对她解释着药物的用处,只因我最爱的就是在少女的极力反抗下终于将涂满药物的阴茎插入她们的体内,为她们烙下终生性奴的烙印。
      果然安籐希从迷惘中惊醒过来,猛烈地扭动着四肢,坚决不让我的阴茎再次进入她的体内。不过一个双手遭反扣起的女流又如何能抵抗我的入侵?我看準安籐希的动作已一把紧抓着她的两边脚踝,再将她的双脚高高举起,令激烈扭动中的赤裸女体对摺起来,暴露出仍湿淋淋流着爱液的少女阴户。我将安籐希的脚跟提至她的肩膀,才慢慢将妄想紧合的少女双腿分开,由于我强力的摆弄,安籐希的少女肉缝已毫无保留的展露在她自己的面前,我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的猎物,阴茎已硬涨得发痛起来。我缓缓坐落在安籐希的香臀上,阴茎对準着少女柔软的肉缝轻轻插入,以肉椅式展开了新一轮的姦淫。
      安籐希张开了含满泪水的双眼,看着男人的阴茎一寸一寸的重新插入自己的体内,男人的巨炮缓缓深入,到最后只剩下睪丸停留在自己的体外,正磨擦着自己的阴唇。火热的龟头再次触及安籐希柔软的子宫,我以那里为中心点,将肉棒在少女的窄穴内以搅拌棒的方式搅动着,将药膏全涂在无视主人意志、正努力夹紧入侵肉棒的少女阴道肉壁上。经过了廿多圈的搅动,我满足地轻抽出肉棒,上面的药膏早已完整地涂抹在的膣内肉壁上,令阴茎的表面只剩下少女阴道所涌出的淫水。
      安籐希也认命似的别过脸,任由我将肉棒重新插入她的嫩穴内,不过今次不再是搅动,而是一下又一下扣人心弦的撞击。阴茎磨擦着安籐希膣内的每一道肉纹,再擦过少女体内热烫的G点,重重撞击在柔软的子宫之上;而每当抽出时,阴茎同样狠狠刮中安籐希的G点,再猛然抽出,将少女膣内的嫩肉狠狠翻出。
      敏感的嫩肉不停被粗暴的性交翻出翻入,令安籐希大吃不消,不过最受不了的是男人的每一下进与出,都故意磨擦着自己敏感的G点,令自己的全身生出触电般的快感。而触电般的快感更不断累积起来,随着男人每一下的抽送,安籐希都生出被闪电轰击子宫的痛快感觉,强大的刺激令安籐希完全忘了自己从何时开始再次发出呻吟,只知道忘情地配合着男人的抽插发出着淫叫声。
      安籐希的膣壁越来越火热,如潮水涨退般不断重複着热切的高潮,而随着情慾的不断累积,安籐希最后发出了一下响亮的娇吟,我赶紧从安籐希紧窄的嫩穴中抽出肉棒,一道灼热的卵精水柱再也抵受不住安籐希子宫腔内的挤压,如喷水池般激射而出。卵精混和着少女的淫蜜一下一下地由安籐希的阴道口喷出,再洒落在一旁的草地上,诉说着安籐希在我的抽插下达到了极限的满足高潮。
      其实我比安籐希也好不了多少,火热的肉棒一抽离少女的膣内,已再也压制不住射精的冲动。随着精关的一鬆,无数混浊奶白的精液已狂喷在安籐希火红的俏脸上,填成了一层又一层的奶白涂妆。
      我望着仍因强力高潮而失神的安籐希,青春的肉体展现出妖异的美感,四肢仍因过剩的快感而生出了轻微的痉挛,而少女的双眼亦失去了往日的神彩,迷迷糊糊的躺在地上喘息着。
      我却不会因此而放过这难得的猎物,随手拿起地上属于安籐希的道服碎片,我已细心地抹着她脸上的精液。果然是难得的美人儿,才刚由少女蜕变成女人,但安籐希的身上已开始流露出性感的光华,我再也忍耐不住体内沸腾的慾望,迅速将半软的男根硬塞入安籐希的樱唇内,迫使她一下一下吸啜着。肉棒在安籐希的小嘴内迅速充血,重新恢复成十寸长的坚持钢炮。我将安籐希手上的手扣一一解开,少女的双手才刚恢复自由,已被我由草地上拉了起来。
      今次可轮到我躺在地上,享受安籐希所给予的性服务。我抓着她的玉手轻轻一拉,安籐希在来得及反抗前已被我拉入怀里,跌坐在我的小腹上,我改为抓着她的腰肢调节角度,一瞬间,长矛已再次抵在少女的禁地之上。安籐希难为情地看着自己柔软的阴唇,淫秽地吞下抵在上面的阴茎,充实的快感再次由紧窄的阴道内生出,坚硬的肉棒一下子触及自己最隐密的花心,令安籐希弓起了她雪白的粉背。
      我一手捏着安籐希的嫩乳,一手已玩弄着那深藏于肉缝间的湿润珍珠,同时腰间用力地将安籐希的娇躯抛上抛下,抽插着她那紧含着我坚挺阴茎的嫩穴。安籐希那紧贴着我小腹的嫩穴正流着又多又稠的淫蜜,令我的抽插越来越顺畅。而随着我激烈的摆动,安籐希已变得自动自觉地套弄着腰肢,享受着性交的快感。
      将秀髮绑在脑后的橡皮圈在激烈的动作中断掉,令安籐希的长髮飘扬起来,因洩身而流出的卵精早已流满我的小腹,令我不禁惊讶于安籐希所能洩出的量。由于安籐希已注定了要成为我的性奴隶,所以我也不想干得太激烈而活生生把这美人儿干死,于是反客为主的将她反按在我的身躯之下,展开了射精前的猛烈抽插。
      一瞬间安籐希的呻吟提高了几过音节,随着我的抽插激烈和唱着,玉手无意识地紧揽着我的厚背,而那双诱人的雪白大腿则死命地夹着我的腰际,任由我带领她走向情慾的深渊。
      「夹紧你的阴道,我现在就将精液射入你的子宫内。」安籐希本来不愿意任由我射入她的体内,但随着我一轮猛烈的抽送,少女最后的反抗已蕩然无存。我用尽全力的最后一顶,阴茎已尽入安籐希体内的最深处,灼热的精浆一波一波的喷射而出,全打在安籐希的子宫花心之上,令少女本应纯洁的子宫感受到由我所施与的白浊树汁的洗礼。
      虽然安籐希已努力夹紧阴道,但由于我所射出的量实在太多,所以当我填满了安籐希的子宫之后,仍有不少的精液由我俩的接合处挤漏出来。我可不想我宝贵的精液浪费在灌溉草地之上,于是慌忙翻转了安籐希的娇躯,迅速抽出仍洩射中的阴茎,硬插入安籐希的后庭之内。少女的菊穴再次流出失贞的血丝,诉说出安籐希宝贵的前后处女已在同一日间败坏在我的巨炮之下。
      剧痛中的安籐希却不能昏睡过去,只见她双手用力地抓着草地,默默地流着泪忍受着一下又一下撕心裂肺的破肛之痛。我将余下的慾望全数注入了安籐希的菊穴内,才满足地抽出洩上了血丝的阴茎,走到了安籐希的面前,将洩红的阴茎再次插入她的小嘴内。
      「既然身为我的奴隶,多少都要懂些取悦我的技巧。」于是我一边玩弄着安籐希的双乳,同时指导着她口交的技巧,看来安籐希虽然不甘愿,但亦已接受了成为我性奴隶的命运,正一下一下卖力地舔弄着我那洩上她破肛血丝的肉棒。
      随着安籐希的吸啜越来越猛烈,终于我再次将白浊的精液注满了她的喉间,由于我的吩咐,安籐希强忍着唇内的腥臭,将那白浊的精华全吞进肚里去。看着这个充满刚强气质的春青美女,淫秽地吞下我的白浊精液,我已情不自禁地将她拦腰抱起,走回大屋展开新一轮的调教与姦淫。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撸色删除_av种子下载网站_av电影在线观看_qvod av电影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