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十章 干戈玉帛

    时间:2017-12-07 见到叶天龙回来,晨月含笑问道:「陛下,您见到嫣无双了吧!感觉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十分开心啦!」于凤舞也在一边作怪,「人家可是大陆歌舞大家,才艺出众,姿容绝世,风情万种,单独约见我们的陛下,一定是有好事情的。」
      「你们其实都知道了,嫣无双她可是个老女人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叶天龙呵呵笑着对于凤舞等人说道:「有贵客上门,你们还不快点出去迎接。」
      得知是王师来临,于凤舞和晨月自然是大喜,其他诸女也是非常高兴。众人相见之后,一顿畅谈当然是少不掉的。
      但是一番笑谈完毕,等到叶天龙说完云阳王的求救口信后,没有等众人商议,王师便抛出了一个令叶天龙和于凤舞等人更感到十分震惊的话题。
      「尤那亚想和天龙你谈谈双方停战的可能性。」
      叶天龙和于凤舞面面相觑,众人更是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双方刚刚还激战连场,恨不得一下子要把对方打倒消灭,怎么可能转变的这么快呢?
      「这不会是王师您和我们开玩笑吧?」叶天龙惊讶之余,忍不住开口小心翼翼的问王师道。
      「我知道你们都不会相信这件事,但这件事的确是千真万确的,因为雪山老人和尤那亚的亲口保证,说明了他们的诚意。」
      王师的话,更是让叶天龙吃惊。如此看来,雪山老人已经下山,要亲自出马帮助尤那亚争夺法斯特的皇位了,但是他们又为什么会找到王师,而且还让王师来传递这样的讯息?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尤那亚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于凤舞和晨月交换了数次的眼神,终于还是晨月忍不住出声询问道。
      「我怎么知道呢!这些军国大事,应该是你们这些人留心注意的啊!」王师耸了耸肩头,若无其事的对众人说道,说罢,还拿起了一颗葡萄丢进自己的嘴巴。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于凤舞问王师道:「当时雪山老人和尤那亚是怎么跟您说的?」
      「还是凤舞聪明,这个问题算是问到点子上了。」王师讚许的点点头。
      这家伙还真是好为人师,连在这个时候,还是不忘记作老师的本分!叶天龙的心中这样想着,开始听王师详细介绍当时的情况。
      「因为在修为上有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突破,所以我的伤势很快就好了。可是我离开隐修的地方不久,雪山老人就找上我。起先我还以为那个老头也是来找我印证武技的,不曾想那家伙是来作说客的。」
      说到这里,王师停了一下,旁边的晨月立刻乖巧的给他奉上一杯香茗。
      「老师,这是极品云雾松子茶,是您最喜欢的。」
      王师高兴的接过来,笑道:「就你最会拍马屁了,当初用这个可是骗了老夫很多的好处啊!」
      「老师您……」晨月嘟起了小嘴。
      叶天龙一下子跳到王师的跟前,催促着说道:「不要废话了,快点讲下去吧!」
      「你这个家伙,还真的像极了你师傅风月真君。」
      王师笑骂了一句,喝了一口茶,才接着说下去。
      听到雪山老人传达的意思,王师也觉得有些奇怪,但是随后雪山老人便带着尤那亚再次上门,尤那亚向王师表示:我知道这件事让别人去说的话,叶天龙那家伙不一定会相信,但是王师您说的话,他一定会相信的!听到尤那亚亲口这样说,王师这才答应为他把和谈的话带给叶天龙。
      「这倒是有趣了。」叶天龙忍不住摸着自己的鼻子,喃喃的说道。
      的确让人无法想像尤那亚会在这个时候提出和谈的事情,抛开叶天龙和尤那亚之间的恩怨不说,法斯特帝国也只能有一个皇帝,以尤那亚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容忍叶天龙和他分享。
      虽然这件事有些不可能,但是转念一想,尤那亚此时提出和谈的要求,也确实非常令人心动,尤其是叶天龙刚刚收到了云阳王的口信,如果真的能够和尤那亚停战和谈,那么他就可以腾出手来解决自己的后顾之忧了。
      毕竟现在神族在云阳所做的事情,一定会成为日后的心腹大患,如果能够尽早解决掉的话,相对来说,难度就会少很多的。
      「尤那亚他会不会在玩什么诡计啊?」带着询问的目光,叶天龙看着于凤舞和晨月。
      「这个还需要好好的分析一下了。」晨月显得十分谨慎,而于凤舞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问题。
      「你们是需要好好分析商议一下,明天再告诉我你们的决定就可以了。」王师细细的品了一下手中的香茗,抬起头来对叶天龙说道:「尤那亚是说他不忍心看到法斯特帝国的千年基业在你们双方的大战中毁于一旦,但是我想这个理由太过勉强了一点。」
      「老师您说,我们应不应该答应和尤那亚和谈呢?」晨月忍不住问王师道。
      「哈哈,这个我还是先不要说的好,免得打乱了你们的想法。」王师说罢,便低头只顾去品味他的香茗了。
      「明天上午,召集众人商议。现在大家回去都可以好好想一下,晨月你去芙蓉那边查一下最近的情报,看看有什么发现。」于凤舞站起来,说完她的决定之后,又转向叶天龙问道:「天龙,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很好,就这么决定。」叶天龙自然是同意于凤舞的话。
      是夜,在随着晨月去了一趟芙蓉的情报部门之后,叶天龙回到了于凤舞的房间。
      身披一袭浅粉色轻纱睡袍的美女战神,正一手支着香腮,半折半斜的侧躺在绣榻之上,一头乌溜溜的泛光黑丝如瀑飘垂下来,将雪白透粉的娇容遮了一小半,那双动人之极的凤眼之中,正闪动着智慧的光芒,不知道是在思索什么问题,眼光变幻,似雾,似虚,似幻。
      「晨月还在和芙蓉她们一起分析最近的情报,看看能不能够找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我在那边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就回来了。」
      叶天龙走到于凤舞的绣榻前,蹲下身子,凝视着她的绝世娇颜,含笑问道:「我们的美女战神,到底在想什么啊?」
      很自然的伸出一只白嫩柔荑,轻轻的抚摸上叶天龙的脸颊,于凤舞低低的柔声说道:「当然是在想我们伟大的陛下啦!」
      「那我可要好好的亲你一下了。」
      说着,叶天龙低头,双手捧住于凤舞的温润粉颊,吻上了她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
      饱满柔软的珠唇,透出一阵直抵心底的沁人温香,让叶天龙回味不已,亲了一次又一次,直到于凤舞娇笑着将他的脸庞推开。
      「你要是再亲下去,我的嘴巴就要被你弄肿起来了。」
      「这样才好呢!这么香的小嘴,真想一口吞掉。」
      叶天龙喃喃的说着,话语和神情之中流露出来的癡缠,令于凤舞的一颗芳心深为感动。不管是怎么样出色的女人,见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如此深深的眷恋和喜欢自己,都会感到十分高兴的。
      双手环抱上叶天龙的头颈,这一次是于凤舞主动送上了热情的香吻,而且丁香暗吐,妙舌轻卷,香津微渡,火热的情意在两人的唇舌交融之间热切的传递。
      半晌,叶天龙和于凤舞才分开,粉颊飞红的美女战神娇喘点点,带动轻纱睡袍下那两座高耸挺拔的茁壮玉峰酥团也是一阵颤颤巍巍,勾起了叶天龙更大的热情。
      压住了在香峰上抚摸的魔手,于凤舞娇嗔道:「不行,今天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
      「你穿着这么诱惑,叫我怎么受得了啊!」叶天龙歎息着,魔手不安分的在酥软腻滑的玉峰上摸了两下。
      于凤舞被逗的笑得花枝乱颤,「我就是让你看看,让你心痒痒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先品嚐一下再说。」叶天龙说罢,低头下去,隔着轻薄的纱衣,一口就含住了挺拔玉峰顶端的粉红嫩蕾。
      「不要,不要……」
      话是这么说,可美女战神的双手却紧紧抱住叶天龙的头部,美好的背部弓起来,将酥胸嫩肉尽量往前送,就连一双修长美直的雪白玉腿也不安分的从轻纱睡袍里伸出来,在叶天龙腰间轻轻厮磨着。
      亲热了好一阵子,于凤舞勉强制止了叶天龙的进一步行动,将他的一只魔手夹在了修长有力的双腿之间,一个火热的胴体则紧紧贴在叶天龙的胸前,小巧尖挺的瑶鼻在叶天龙的鼻尖上轻轻的厮磨着。
      她吐气如兰的柔声说道:「以后时间多的是,现在就先不要这么急,好吗?」
      「你这个迷死人的妖精啊……」无法得逞的男人长歎了一声,只好乖乖的听从美女战神的摆布,将于凤舞整个香软的娇躯搂在自己的怀中,开始和于凤舞谈起正事来。
      「如果想分出一个胜负的话,内战还需要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想尤那亚应该是遇到什么问题了,所以才会想到和我们谈判的。」于凤舞将自己所想的向叶天龙道出,「但是不管怎么说,尤那亚这个时候提出来的和谈,对我们的吸引力也是很大,而且也是大有帮助的。」
      「那你说尤那亚这一次和谈的诚意到底会有多少?」
      面对叶天龙的担忧,于凤舞微微一笑,道:「可以说是百分之百,也可以说是一点都没有。」
      「这是怎么说的呢?」叶天龙听得莫名其妙了。
      「尤那亚要和谈,就一定有他想要达成的目的,所以他是一定想要这一次的和谈成功的。但反过来,我们和尤那亚之间的战争,是永远不会停止的,因为法斯特的皇位上只能有一个胜利者。这一点,我们很清楚,尤那亚也必定很清楚,所以战斗还是会在以后继续的。」
      「那么,我们这一次要不要答应尤那亚的要求?」
      叶天龙的问题,于凤舞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过来问叶天龙道:「你想不想答应尤那亚的要求?」
      苦笑了一声,叶天龙老实的回答道:「说实话,我是想答应尤那亚,和他坐下来谈判的,但是不知道他的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怕会中了他的诡计。云阳的事情又是非常紧急的,万一真的让神族控制了云阳,那么我们的大本营青州就会受到严重的威胁……」
      说到这里,叶天龙猛的一惊,「奇怪了,神族不是派了军队帮助尤那亚吗?那么这一次尤那亚应该是全力和我们交战,使得我们无法照顾到云阳,等云阳全部落入神族的控制之后,他就可以两面夹击我们了。」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尤那亚很可能就是有这样的想法,一来是想好好的经略一下他所拥有的领地,好积累优势的力量来对付我们,二来是让神族和我们在云阳直接发生冲突,不管是神族还是我们损失实力,对于尤那亚来说,都是非常有利的事情。」
      叶天龙点点头,说道:「如果神族控制了云阳,尤那亚就可以和神族对我们形成两面夹击的势态,而如果我们在云阳打败了神族,那么我们的实力也肯定会受到很大的损失,尤那亚他又可以趁这一段时间积蓄的优势力量,一举打败我们。」
      「不错,我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推测最符合了。」于凤舞点点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即使知道了这样的情况,也只有按照尤那亚的计划走下去。」
      「为什么?我们可以先干掉尤那亚再说的啊!」叶天龙有些不服气了。
      「哪里这么容易就可以打倒尤那亚呢?」于凤舞轻轻歎息了一声,「在目前这样的局势之下,我们最好的选择,也就是答应尤那亚的要求。」
      正在谈话之际,晨月敲门进来了。
      「我发现有些事情对我们应该有帮助的。」
      一边说着,晨月一边将手中的文件打开,递给了叶天龙和于凤舞。
      「亚素的一支狼骑兵进入了并州,而且更多的大军则在边境地带聚集。武安的军队最近也调动频繁,新组建的一个军团于半个月前进驻了文山。」
      叶天龙和于凤舞交换了一个眼色,晨月所说的这些事情和尤那亚的和谈要求连繫在一起,就意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尤那亚受到了压力。
      「法斯特是地处大陆中央的国家,富庶而强盛,现在爆发的内战给了外人更多的可乘之机。」于凤舞的长歎声,也是对于目前法斯特乱象的一种感慨。
      「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答应和尤那亚进行和谈。」叶天龙下了这样的决定。
      第二天上午的会议,也很快有了结果,大家只是对于尤那亚会提出的各种条件进行了一番分析,并制订了相应的计划。
      听到叶天龙答应尤那亚的谈判要求,王师点点头。
      「很好,那么现在你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虽然不知道王师为什么搞得这么神秘,但叶天龙还是随着王师出发了。
      去的地方距离无忧宫不是很远,就是相距不足两里地的一座大院,这也是月如临时拨出来供给来艾司尼亚的歌舞团住的。
      「柔骨媚女」的徽号就绣在院门外的旗帜上,她是来自楚越的歌舞名家,最擅长的是舞蹈,据说她的全身骨头都是软的,可以做出任何形势的动作。
      看到插在院子外面的旗号,叶天龙不禁望着王师道:「这里可是一个歌舞名家的住处,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你进来就知道了,难道我会把你卖掉吗?」王师神秘的一笑,对叶天龙说道。
      「这个可不好说了,谁知道呢!」心中虽有这样的想法,但叶天龙却是朝王师微微一笑。
      说话的功夫,两个人进入了院门,王师带着叶天龙不经通报,就大摇大摆的走向内院了。
      叶天龙忍不住对王师说道:「没想到你和歌舞名家的关係都这么密切啊!」
      「你小子不要胡思乱想了。」
      王师笑骂了一声,领着叶天龙进入了一个偏院的花厅。
      「老家伙,我已经把人带来了,还不出来见客。」
      随着王师的一声叫嚷,从花厅的后面转出了两个人。当头的是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身材修长,相貌清瘦,一头乌黑的头髮梳成了一个高高的髮髻,用一根雪玉发针绾住。
      但是叶天龙的注意力此刻全部放在了跟在老人后面的那个年轻男人。因为这个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的男子,居然是叶天龙的死对头尤那亚。
      「是你……」
      「是我……」
      两个以法斯特帝国为舞台,以帝国皇位为綵头的男人,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面了。
      时值法斯特历五三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距离新年祭只有一天的时间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撸色删除_av种子下载网站_av电影在线观看_qvod av电影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