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 第二十八章

    时间:2017-12-07 风和日丽的早晨,一位美丽的少妇正在阳台上晾衣服,她身上套了一件家居连身裙,无袖的剪裁和轻短的下摆,露出玉藕般的手臂和修直的腿,脚上踩着一双毛茸茸的室内拖鞋,轻盈的足跟洁白得让人想咬上一口,为了作家事方便,她把一头秀髮扎成了马尾,露出性感的后颈和细柔的髮根。
      逃离沈总一帮人的魔掌已有二个月了,刚开始的几个星期,小依和玉彬过得战战兢兢的,深怕沈总一伙人会来要求他们履行卖身契,在那些天小依几乎每晚都梦到被他们欺凌奸辱,醒来时除了汗汁淋漓外,整片裤底也流满黏黏滑滑的淫汁。
      自从被那些男人蹂躏过后,她的身体好像过度的敏感,洗澡时摸到那地方,或小便后要拭净残尿,都会感到酥酥麻麻、两条腿使不出力的感觉,而且蜜洞很容易就湿了!
      这些她当然不敢让玉彬知道,只是身体的变化令她感到不安,而玉彬那方面不但没有起色,遭受打击后反而还更无能,小鸡巴总像条软虫似的硬不起来,试了好几次连插入都办不到、更不用说高潮了!
      体贴的小依知道丈夫也很懊恼,因此不但没怪他、还很温柔的安慰他,只是生理的需求并没有疏解,好几次丈夫去上班时,她都忍不住想拿东西插入饥渴的肉洞让自己得到满足,每当兴起这个念头下面立刻就湿了,但可怕的是脑海瞬间浮现的不是丈夫的容颜,而是沈总和JACK那帮人邪恶的脸,这时她就会吓得强迫自己放弃手淫的念头,她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开始,竟然把JACK那群禽兽当成性幻想的对象,好像只有想着被他们残暴的淫虐来进行自慰,生理上才会得达到高潮!
      小依努力的想甩掉这种不安和罪恶的想法:「……我只爱玉彬……不管他怎样……我只爱他……我死都不会喜欢那些恶魔……」她心里不断告诉自己。
      为了证明自己爱丈夫,她曾尝试着幻想和玉彬激烈作爱来自慰,但结果更让她心慌,因为每次开始感到舒服时、脑海中玉彬的容貌就会慢慢扭曲,幻化成为JACK、沈总、山狗……这些人在给她满足。原先几次,她都硬生生的停手不敢再继续,但她不肯、也不敢接受自己对玉彬已没感觉的事实,因此即使每次失败,她还是不死心的试着!没想到就在一次的手淫中,她精神已逾轨却无法克制自己停下来,竟沉溺在被JACK和沈总轮暴的幻想中洩了精,当她达到最高潮时,还激动的喊着JACK的名字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发现屁股下面的沙发早已流湿了一大片。
      这是她第一次灵魂背叛了玉彬!无法原谅的罪恶感使她自责的哭了许久,自从那次后她不敢再手淫了,她告诉自己不能陷入这种不正常的淫慾中,然而一切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强忍需求的结果只让她对性的挑逗变得更脆弱,动不动就会感到春情难耐,常常一整天身体都软绵绵的,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淫乱的思绪中。
      而这两个月来,沈总那帮人好像消失了一样。「或许他们已经忘了吧……」玉彬和小依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这些人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如果能这样顺利的过完二年,欠他们的钱就算还清了,他们也无权再欺负小依。
      为了能把那段可怕的回忆彻底拔除,让一切从新开始,也为了避免难堪和芥蒂,小依和玉彬都很小心的闭口不谈那些,但不管怎么营造甜蜜的气氛,小依被那些男人用尽不堪方式糟踏的每一幕,都还很清楚的烙在玉彬心中,而且沈总的威胁并没有解除,这使得两人看似如初的关係间隔上一道无形的阴影!
      每次注视小依曼妙的身材和迷人的脸蛋、爱抚着她光滑如缎的肉体时,玉彬心中就会无由的燃起嫉妒和愤怒,他很想弥补妻子为他所受的委屈,但一想到她每吋肌肤都被那些男人染指过、佔有过,还为了取悦他们而作出连妓女都不会作的无耻姿势,他就无法克制自己的醋火和鄙视,更可恨的是那些男人都曾让美丽的妻子高潮过,就只有他无法办到……当然这些都隐忍在玉彬心头,毕竟不能怪无辜的小依。
      为了怕沈总一伙人随时会来,小依借口身体不适把孩子送回娘家暂带,她现在是玉彬的太太,却难说那时候又会成为沈总的性奴隶,带婴儿总是不方便,其实最怕的是万一让BABY看到妈妈被那群禽兽蹂躏,就算小BABY不知人事她也不想这样。
      为了避免尴尬和不愉快,玉彬这段时间也没回老家去找过他父亲和兄弟。小依没勇气跟玉彬说她被沈总送去当朱委员礼物时,被他公司同事从头到尾观赏、还有王经理和小陈对她所作的过份的事。玉彬恢复上班后的第一天,小依一整天在家都提心吊胆,以为玉彬会从同事口中得知,不过连着几天他都没提她担心的事,看来小陈那些人并没对他说起!
      「可能王经理和小陈他们欺负过我,所以心虚不敢对玉彬说吧……」小依终于鬆了一口气,不过她打算找个好借口劝丈夫换工作,免得他成为这些无耻的同事背后嘲笑的对象。
      还有一件事也让他们稍感宽心,小依并没有受孕,玉彬一直担心的事总算没发生,否则爱妻要是怀了这些禽兽的种,那才更是令他无法忍受的事!
      ※※※※※
      这天晚上,小俩口用完了晚餐后,玉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小依正在收拾餐桌,突然电话响了起来,玉彬走过去拿起话筒
      「喂!我是!……」
      小依没注意丈夫在和谁说话,因为沈总自从放走他们后就没再来搔扰过,所以他们也不像刚开始那么害怕电话和门铃声。
      「刚刚是王经理打来的,他说明天南部有个重要的会要我参加,因为是临时决定,所以早上来不及进公司,不过有一份重要的文件,王经理说何董明天一定要拿到,但是他说托快递太危险了,问你能不能代我送去……」玉彬放下话筒后对小依说道。
      「不!我不要……」小依心头猛震了一下,一股寒意瞬间从脚底冷上来!手中的碗盘重重落在餐桌上。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脸色怎么那么差……」玉彬关切扶住她的肩膀。
      「没……没事!可能有点感冒」小依稍稍冷静下来,虚弱的回答丈夫!
      「看你……身子发抖成这样,先去洗澡休息,这里我收就好了」玉彬心疼的拂开垂在她脸颊边的髮丝。
      「玉彬……」她突然转身紧紧的抱住丈夫,一股不详的预感又升起来,她不知该如何向玉彬解释,又很害怕会失去他。
      「小傻瓜……你不想送就别送,我叫小陈明天来拿就好了……」玉彬根本不知道妻子的恐惧,只是轻抚着她的头髮安慰她。
      「不!不要让他来!」小依又愤又怕的抓着玉彬的手臂尖叫,泪珠都快滚下来了!
      「小依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听到我的同事就那么害怕的样子?」玉彬心里不禁兴起一阵狐疑,而且很明显的浮现在脸上,小依当然看到了,她也发觉自己刚刚的失态,为了不让玉彬进一步起疑,忙将脸埋进他胸口,柔声的倾诉:「对不起……我不舒服……所以心情不好……明天我帮你送去公司就是了……」
      「你不舒服就呆在家里休息……我叫小陈来……」
      「不!真的不用……我也想去走走……顺便看医生……」
      小依顺势编了个借口堵住丈夫,她想玉彬的公司有那么多人,而且是光天化日,谅他们也不敢乱来,要是让小陈和王经理到家里,反而不知道会对她作出什么事。而且她打算只到玉彬公司楼下,就打电话叫他同部门的同事小芬下来拿,这样就不会和那些噁心的男人见到面了。
      「那就麻烦你了……早点去洗澡休息吧……」玉彬体贴的搂着小依的肩、推她到浴室门口……
      第二天一早五点多小依送玉彬出门后,就又回到床上钻进被窝里,打算睡到七、八点再起身出发。由于是回笼觉,她睡得并不沉,不知过多久,朦朦胧胧中好像有几个黑影站在眼前……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撸色删除_av种子下载网站_av电影在线观看_qvod av电影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